就爱游戏网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活动专题 >

统筹数字科技与传统金融融合

时间:2019-03-19 09:34来源:就爱游戏网 作者:admin 点击:
  杨成长指出,国家应加强对“当期消费”数据的监测统计,并由政府部门引导,顶层设计形成评价消费增长和消费质量的体系,这个统计指标既能够反应百姓的商品、服务购买趋势,也能为各行业深入研究各自的“消费升级”提供指导。
 
  杨成长说:“过去花钱是为了吃饱,现在为了提高生活质量。这需要一个反应百姓生活质量的统计指标,它有两个作用——一是体现消费升级的量化数据;二是引导消费升级。二三线城市的人看到北京、上海有关文化、健身是什么情况,看看消费品质的差异。更重要的是告诉人们‘不是越节俭越好’,中国的当期储蓄率太高,经济发展要求‘生产多少分配多少、分配多少消耗多少’,过去通过投资企业为经济花钱,现在需要加强‘当期消费’引导,‘自上而下’地建立引导体系。”
 
  促进消费升级,要让老百姓有钱可花。既要提高收入,也可以提供必要的消费金融支持,用适度的普惠小微金融杠杆、盘活百姓手里的钱。
 
  今年全国两会上,政府相关部门就对此表态。央行副行长潘功胜说,下好畅通金融循环这步棋,分三个层面:国有大型银行要用大数据、云计算技术,加强普惠金融服务下沉;城市商业银行要回归服务当地经济、小微信贷;农商行、农信社则要扎根农村服务“三农”。
 
  潘功胜:“完善普惠服务体系,大银行要转变金融服务理念和服务机制,下沉金融重心。李克强总理在《政府工作报告》中提出了一个明确的量化目标,大型商业银行的普惠小微金融增长今年要达到30%。”
 
  杨成长认为,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流动性充足,但集中于房贷、车贷等大宗消费、用户数据“颗粒度”较大,且对用户“风险定价”成本过高,很难做到“普惠”。“老百姓有40多万亿贷款,20多万亿是房地产贷款,10多万亿是经营性贷款,消费贷款占比是很低的。但过去判断能否给一个人放款,要看工作收入和资产,都是以获得资产为依据。但对80、90后的成长性判断,相对不足,也比较复杂。”
 
  这些年,以互联网技术为基础的科技金融公司,通过用户网购、点餐、旅游等与传统金融机构差异化的数据和算法,形成另一套“风险定价”逻辑。对于传统金融有所补充。
 
  全国政协委员、经济学家张连起认为,消费金融应该“错位发展、分层发展”;对于新事物要“以梳代堵、放管结合”,同时要严格建立风险防控措施。他说:“传统金融往往是大企业,定向科技支撑更重要,特别是传递到末端消费者,放管结合,疏堵结合。也不能把新事物都卡住,那就没有创新,但也不是由于创新要大撒把。监管、服务要结合好。今年国家发改委就提到了对消费,尤其是农村消费的支持。”
 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